來自?科技?2019-06-20 11:01 的文章

角力金融科技:支付機構謀求換道轉型

角力金融科技:支付機構謀求換道轉型

  圖為近日,鄭州新鄭國際機場T2航站樓內的首批商戶開通了刷臉支付服務。顧客在購物APP里開通刷臉支付功能后,付款時只需將臉對準攝像頭,即可完成支付。整個支付過程無需輸入密碼,更加智能便捷。記者李嘉南攝

  在經歷了前期的快速發展期之后,支付行業正在經歷一場新的革命,轉型已成為諸多機構共同的選擇。《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了解到,監管趨嚴以及C端市場競爭壓力加劇促使支付機構不得不謀求新的競爭賽道,不論是支付巨頭還是中小支付機構,都在向“以支付為核心的金融科技服務”方向轉型。與此同時,支付行業正在開啟愈加多元化的發展模式,國際化和跨境服務也成為競爭的新紅海。

  多方沖擊支付機構加速轉型

  近日,央行支付結算司司長溫信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支付行業未來的發展應該更重視質量、效益、效率,而不是繼續鋪攤子。中國支付清算協會執行副會長兼秘書長陳波日前也表示,支付產業正在規范中轉型,形成新的發展動力。

  事實上,隨著國內市場的競爭壓力加大以及各項監管政策接連發布,支付機構轉型已經成為必然趨勢。

  多家研究機構發布的數據顯示,支付寶和財付通占第三方支付市場份額合計已經接近90%。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發布的《互聯網金融行業2019年1季度研究報告》指出,目前,國內優質C端流量已經消耗殆盡,可以預見,未來一段時間內,第三方支付的市場格局不會有根本性的改變。業內人士表示,在場景和流量的加持下,支付寶、財付通已形成行業壁壘,其他支付機構很難突破,只能換道謀生。

  同時,越來越完善的監管環境也使支付機構原有的收入來源受到影響,被迫尋求新的增長點。“在斷直連前,支付機構的收入主要有幾種,備付金的利息收入、支付通道的接入和持續服務費、支付費率的收入以及提供其它增值服務的收入。斷直連后,支付機構失去了占比較大的利息收入,而沒有了直連模式和備付金,支付機構失去了與銀行談判費率的資格,使得支付通道的費率收入也在減少,支付機構的收入受到很大壓力。”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

  互聯網金融等行業的整頓也給支付機構特別是部分中小支付機構帶來沖擊,加速了支付行業的轉型。黃大智表示,互金行業的快速發展離不開線上第三方支付的助力,互金行業曾經的存管、支付通道費用、備付金利息、甚至引流的分成等都給支付機構帶去極多的收入。互金的縮水對于部分支付機構來說,影響十分明顯。

  易觀支付分析師王蓬博表示,行業在改變,行業對支付服務的需求也在改變,作為支付機構,不是拿到一個牌照就能高枕無憂,而是要根據行業和客戶需求的變化切實改進自己的業務模式。這也是支付機構轉型的根本動力。“很多B端客戶的核心訴求是提高效率和控制成本,在這方面,支付機構能做的有很多。”他說。

  空間巨大跨境支付成新紅海

  在支付機構的轉型中,國際化和跨境支付成為新業務模式中的重要一環。業內人士表示,隨著旅游、留學等跨境消費熱度加大,跨境支付每年都在以近30%的速度增長,行業規模巨大。未來,有著龐大市場需求的跨境支付將越來越成為各家支付機構的競爭熱點。

  王蓬博表示,可以觀察到,現在很多持牌機構和聚合支付機構都在做國際化和跨境業務的嘗試。具體的業務包括海外收單、跨境收款,以及出海去做一些數字化的增值服務。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日前發布的《中國支付清算發展報告(2019)》顯示,截至2018年末,超過23家支付機構獲得了跨境電商外匯支付業務試點許可。在市場快速增長、參與者不斷增多的背景下,跨境支付開始從藍海市場向紅海市場演變。預計2019年,第三方支付機構將繼續打造跨境業務的核心競爭力,并提供一系列跨境支付增值服務,努力擴大市場占有率。

  對于跨境支付快速增長的原因,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表示,“一帶一路”倡議等為跨境業務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跨境消費、跨境電商規模的穩步增長,帶動了跨境支付業務的市場拓展及運用。另外,近年來跨境支付在安全性、高效性方面有了長足的進步,也使得原本偏好傳統銀行來實現跨境交易的客戶,開始考慮嘗試使用支付機構的相關業務來快速解決問題。

金牌肖王平特一肖